當前位置:首頁 > 雜文精選

一代詞女李清照

日期:2017-02-04 來源:大學生網

細談華夏文化,歷數千載傳承,登峰造極于世人者,其必始于趙宋之詞。宋詞之美,始于音律合樂,伎町歌舞,勢必彈唱詞曲。

由此可見,宋詞是基于音律曲調的演變,經過幾載的傳承于革新,以其不可或缺的高姿態留香于中國古代歷史文化的閬苑之中。像是一個充滿了迷人芳香氣息的花圃,用她那姹紫嫣紅的嬌艷以及千姿百態的神韻來與唐詩爭奇、元曲斗艷,楚辭不及她的優柔,明清小說又太過庸俗。華夏千載,文化傳承。在千年風雅的歷史長廊中,始終不渝的填充著中華文字的美妙絕倫。

寥寥詞句,盡染秋意之美

所謂宋詞之妙,言簡意賅,寫盡秋意之時,只需片片詞句。秋風過耳,落葉紛飛。金色的大地迎來了秋的禮贊,是喜是悲,是樂是憂?李清照只需幾組疊詞: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可謂算是對秋天發出了最深切的嘆息。三杯兩盞淡酒過后,正傷心,卻是梧桐更兼細雨。復雜的心思、卻又在這苦悶心傷之秋,又豈能用一個愁字來概括呢?

然而柳三變卻聽到了寒蟬凄切,冷落傷情。傍晚時分的長亭送別,理應暢飲幽情,不了卻是驟雨初歇,蘭舟催發。親人朋友還沒離去卻有了深深的思念之情,這將會是何種的凄慘與悲涼啊?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也許、在柳永看來空有良辰美酒,珍饈萬千也不過爾爾。此去經年、或許在這世上終究不會再有那么一個和自己訴說的人了。

秋天氣爽,碧海云天,黃葉落地,秋色連波。范希文心懷天下,憂國憂民,這種人世間少有的家國情懷讓一代文豪也輾轉反側,難以入眠。黯鄉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明月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羈旅思念,面對著此情此景,借酒消愁,同樣是懷舊傷情,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傷感情懷。宋人寫景,懷揣著各自不同的心情,只需寥寥數句,卻言簡意深,使人為之嘆服,稱奇連連。

千年風雅,彰顯帝都繁華

一個時代的風雅,離不開文化的傳承,作為趙宋文化之文學精髓,其勢必會和當時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帝國的首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宋朝自五代十國開始到元帝國的建立,經歷過十八個皇帝以及南宋、北宋兩個歷史階段,共計三百一十九個年頭。期間,不少著名的詞曲流傳千古,印象深遠,像《浣溪沙》、《水調歌頭》、《清平樂》等。這些文學作品在中國歷史文化之中占據著重要的地位,文字優美,意味深長,讀起來膾炙人口,又便于傳播繼承。

不僅如此,有著千年神韻之稱的宋詞在這些膾炙人口的千古名篇的影響下,又在民間高手的大力創作和演繹下,無論是從數量還是質量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使得宋詞這種文學載體達到了一種空前的繁榮昌盛,無論何時何地,千年風雅之宋詞對于后世的影響也是極其深遠的,她的耀眼光環以及引人注目絕不是徒有虛名。

建國初期,宋王朝將不再是一片散沙的局面,農業開始逐漸恢復,生產得以穩定,工商業漸漸發達,經濟日益昌盛繁榮,帝國的首都也不再變得沉寂。宋室鼎盛,帝都繁華。宋詞優雅,爭相傳誦。文人赴京,商賈云集。藝妓高歌,皇室若狂。無論是從時代前進的腳步,還是放眼整個大宋重文輕武的策略方針,帝國的文明與繁華絕對不是瞎編亂造,隨意修飾。

燈宵月夕,乞巧登高,教池游苑,舉目則青樓畫閣;繡戶珠簾,雕車競駐天街,寶馬爭馳御路,金翠耀目,羅綺飄香。新聲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調弦于茶坊酒肆。八荒爭湊,萬國咸通,集四海之珍奇,皆歸市易;會寰宇之異味,悉在庖廚。《東京夢華錄》中的這種惟妙惟肖的描寫將趙宋文學之宋詞發揮的淋漓盡致。它猶如一個美麗而又善良的女子,擁有著絕代的姿容、曠世的才情、冰潔風雅的舉止贏得了人們的好贊。不僅如此,在她的影響下宋帝國之帝都文明浩浩然立于世界東方大地,其繁華與富庶也早已遙遙領先,使之成為當之無愧的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城市。

一代詞女,誤入溪亭迷途

宋代詞者,不乏名人。然而作為一代女流之輩的李清照著實算得上是不可多得的一位女才人,她的聰慧以及才氣能傲視群芳,令她周圍的男人們都頂禮膜拜。

李清照的《如夢令·溪亭日暮》里寫道;嘗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盡興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詞中所記的是作者年輕時在濟南大明湖溪亭游船時迷路時的情景。然而,這位天資聰慧的才女出生濟南,長于大明湖畔,又怎么會在溪亭里的藕花深處迷路呢?

且不看這首,李清照還寫過另外一首《點絳唇》;“蹴罷秋千,起來慵整纖纖手。露濃花瘦,薄汗輕衣透。見客入來,襪刬金釵溜,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詞美意切,曲盡情棕。但若仔細將這兩首詞串聯起來,結合李清照和趙明誠恩愛相投的故事就不難發現,其實《點絳唇》是李清照遇見趙明誠時的情景,而《如夢令》則是李清照偷偷看到心愛的人時候,以及對于愛情朦朧憧憬時漫無目的劃船游玩時的情景,以至于日暮返回的時候盡然不知道去時的溪亭了。

李清照少時才華橫溢,天資聰慧,和趙明誠結婚后,志趣相投,生活美滿,在京城開封寫下了不少歡快明朗的著名詞篇。然而連年戰亂使得她在失去丈夫之痛之后選擇了南渡,這期間一改往日的風格,又作了好多膾炙人口的詞曲,《如夢令·溪亭日暮》便是其中的一首,看似簡單的一首迷途,其實是在真正切切的回憶少年時一次美麗的遇見。

一代詞女李清照就這樣在無奈的南渡中孤獨的度過了人生的最后時光,她的詞語言清麗,自成一派,為宋代詞壇上贏回了該有的美譽。千古才女,千年宋詞,在歲月中處處留香,在時光中永放光芒。

    相關內容

2019马经救世报 资料